服务热线:

行业新闻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买房途中遇到的中介们

来源:法人《法人》特约撰稿 刘志向 编辑: 时间:2018/09/07

  “我不知道房价这个无限膨胀的泡沫,是否有破裂的那一天,我只知道,在这个希望与绝望、奇迹与庸常并存的故事里,我们都随风而动,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 2017年10月份我在广州第一次去看房。在此之前我没有任何购房和看房的经历,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房产小白。真正去看房之后,我才知道我对房地产行业的认知竟是如此浅薄,也正是那时候起开始接触房产中介这个群体。

  1

  董生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房产中介。他高、瘦,一口广东口音,西装革履,难掩一脸疲态。在去往楼盘的大巴上,他跟我简单地聊了几句便闭目休息。

  那时候对广州的楼盘基本没有概念,由于没有“房票”,只能看非限购的增城区。在售楼部董生对着沙盘跟我讲解楼盘的配置和交通,我听得云里雾里。我不懂什么是双合同,不知道怎么算首期款和月供,第一次了解基准利率、利率上浮以及购房涉及的各种税……

  买房是大事,初次看房肯定先是去学习了解行情、积累经验的。董生多半也清楚,在我表示再考虑一下之后,他没有过多地给我强推,而是锁定我的首付和月供范围。“我帮你找到合适的再约你看房,增城、从化、佛山(楼盘)、清远(楼盘)我都做的。”

  董生是2017年暴涨之前在番禺买的房,都是借的钱,要不是买得早,现在肯定买不起了。吃完中饭,董生带我坐楼巴回到天河。离开的时候,他约我下周去佛山看房,我不置可否。

  从早上8点多出发,回来已是下午3点多。一天时间只看了一个盘。

  2

  B君,自称来自___(楼盘),一口标准的东北话,大嗓门。他约我在广州飞翔公园地铁见,说从那儿坐车半个小时可到某楼盘。上了他的车我就后悔了。他话痨,满嘴跑火车,各种国家政策、金融大词、阴谋论随口就来,结论只有一个:房价只会永远涨下去。他一知半解,甚至____,不停给我举他身边买房致富的故事。这种人我太熟悉了,被骗去听传销课时见识过,在绿皮火车上看见过,在某些场合的酒桌上遇到过。

  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售楼部,他说是走错绕了一段路,“40分钟绝对能到”,他打开手机地图给我比画路程。我勉为其难地听他讲解了一下沙盘就想走。

  “下午6点之后封盘,价格上调1000。今天不买,多出10万。一天赚10万,看你有没有这个决心。”他高亢地说,语气不容置疑,急忙叫工作人员收我的身份证去登记,说登记完马上给我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,给了他。这时又来了三四个人围着我讲解,在各种话术轰炸下,我终于失去了耐心,叫他把身份证还给我,他一边说马上送过来,一边继续给我推销。我无心听他们讲,只想早点回去。见他们____,不想马上归还我身份证的样子,我终于忍无可忍,冲到前台:再不给我身份证立马报警!

  走的时候,一个自称经理的人过来给我道歉,说是某些工作人员为了多挽留一下客户使用了不当的手段。最后,不忘加我微信,说以后买房可以直接找她,给我优惠。

  3

  C,女,南昌(楼盘)人,做事风风火火。通过销售话术,她给我营造了一个非常紧迫的形势:该楼盘某户型(我比较中意的)只剩一两套,明早赶早的话可能还来得及。为了确保我能赶上,她一大早打的过来接我。看她如此有诚意,我叫上我老婆一起。

  上车后,她开始给我做心理建设,说该楼盘卖得如何火爆,不去得早的话肯定是抢不到。“什么,你不知道现在买房都是靠抢的吗?”

  我其实只是抱着踩盘的心态,她不停地加戏,给我传递我要去抢房的感觉。

  “那你在那儿买了吗?”我问。

  “我在离那不远的XX盘,2016年买的才1.2万,现在翻了一倍了。”

  滴滴小哥冷不丁地插了一句:“现在番禺2万以下都能买到。”C立马就炸了:“你不懂不要乱说,现在番禺没有3字头以下的房子,你这样胡说欺骗我的客户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就是番禺人,我妈的朋友刚刚卖了一套,才1.5万。”

  “你现在掉头,带我们过去,如果番禺有1.5万的房子,我给你双倍的车费。”

  “我在Q房网做过,知道行情,2万以下的房子,番禺一大把。”

  “原来你是Q房网的,Q房网行业名声很差,都是以虚假信息骗客户去看房。你再说下去我投诉你了。”

  C已经气得接近吼了,滴滴小哥还絮絮叨叨地一直讲,完全不理会C的暴怒。为了向我证明小哥是错误的,C当场给她的领导打电话确认番禺现在的均价,她开着免提故意放给我听。

  更搞笑的是在C的催赶下,小哥走错了路。“本来不到9点之前就能到的,现在10点都到不了,车费都要超过300了。我一定要投诉你。”小哥觉得很无奈,偷偷加了我微信,留言:不要被她骗了。我暗自发笑,没有作声。

  C在车上打电话给同事,为我保留一套某户型的房子。下车后,她几乎是带我一路狂奔到售楼部,说,房子只能保留15分钟。刚算完价格,C的另一个同事过来告诉我,那个户型的最后一套已经被人下定了。她一脸惋惜,搞得我还有点小失落。

  紧接着,她马上给我推了一套另外一个户型(比之前户型稍大一点),“这个户型也很紧俏,要的话赶紧下手,不然又没有了”。

  4

  说实话,置身这个场景,我差点被她带入戏了,觉得不赶紧下决心,就真的买不到了。正当犹豫时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那个滴滴小哥的,他还在外面等我,说要带我去番禺看房。

  看我接电话,C有点紧张,不停地催我下定。其间,小哥又给我打了几个电话,C意识到是那个滴滴司机,立马投诉了他,并大骂了一顿。

  在她和另外几个销售人员的联合攻势下,我差点被说服了。她的一个东北籍男同事简单粗暴的一句话,让我犹豫了。当我问“XX户型为什么只有两套,是不是你们的饥饿营销套路时”,他说:“你可以认为这是套路,房子你必须买,在哪儿买不是买。”我忽然明白了什么,表示再转转看,再了解一下。

  C立马意识到不对,紧跟着我:“你要去哪里了解,我直接跟你讲还不好。”我们走到哪儿,她跟到哪儿,不停地问我:“你到底要了解什么,问我就是了。”

  我和老婆离开售楼部,C一路贴身跟,她的东北籍同事保持两米左右的距离跟我们并排走。他假装打电话,大声说:“XX户型放出来了一套,一个客户刚刚退掉了。”表演痕迹之明显连我老婆这么单纯的人都看得出来。

  “听到没有,XX户型放出一套了,你现在赶紧去下定啊,到底要不要嘛。”C心急火燎地说。

  在走出售楼部,眼睛离开华丽的沙盘和样板房,逃离销售人员的话术轰炸和人声鼎沸的狂热场景之后,我在外面看到的情景是:这是一个远离市区,周边一片荒凉的楼盘,所谓的交通、学校、公园等基础设施都在遥远的规划中。

  我确定无误我不想在这里买了。C仍一直跟着我,像是跟着一个犯人,怕我“逃跑”。我极为不爽。我态度坚决,说不会再考虑这里,她才终于放弃。

  在等待大巴时,我看到她和几个同事在售楼部门前大声地说,隐约听到她在对着那个东北男同事吼:“我都快要让他下定了,你怎么搞的……”

  坐上大巴时,C笑盈盈地主动来送我们:“今天我有点急,希望你不要介意,下次买房一定要记得找我啊!”看着她一脸疲惫,表演性的笑容,我突然有点难过,如同看着一个人在你面前溺水,你却无法伸出手救他。

  我说,好啊,然后把她拉黑了。

  后来又有该楼盘的人找我,跟她说的一样,第二天又放出两套,叫我一大早赶过去抢,价钱比她说的还少了10多万……层出不穷的套路、眼花缭乱的营销策略,令人疲惫不堪、防不胜防。

  5

  中国房地产业经历短短20年的发展,房价一路高歌猛进。举国炒房、热钱翻滚的洪流之下,房子吞噬了国人大部分的财富,甚至一代人的青春。这个行业盛产一夜暴富的故事,吸引着年轻人积极参与这个游戏。房价,就像一辆高速奔跑的列车,所有人都怕一旦错过,就再也追不上。

  这一切都太魔幻。房价消解了奋斗的意义,工作再努力,不如“上车”早。在房地产这条庞大的利益链条上,房产中介处在链条的末端。他们努力用西装、皮鞋、段子、鸡血和超出常人的耐性武装自己,只为金钱服务。

  我不知道房价这个无限膨胀的泡沫,是否有破裂的那一天,我只知道,在这个希望与绝望、奇迹与庸常并存的故事里,我们都随风而动,身不由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