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

公司新闻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债务危机谁是下一个银亿

来源:北京商报 编辑: 时间:2019/01/04

原标题:债务危机 谁是下一个银亿

2018年12月底,知名房企银亿股份宣布,因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,致使2015年发行的(15银亿01)规模为3亿元的公司债券未能如期偿付,出现实质性违约。此后,银亿停发高管工资奖金、接连处理公司旗下多个公司项目资产以求断臂求生。各界不禁疑问,全国500强、位列宁波三甲、半年前分红28亿元的一家企业仅为3亿元债券就狼狈如此?未来会不会有更多中小房企步银亿的后尘?

银亿坠落

2018年全年,房企几乎都在紧缩的融资环境中挣扎。随着企业公司债偿付高峰临近,企业债务违约案也接连曝出。

2018年12月底,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宣布,因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,致使发行的银亿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(第一期) (15银亿01)未能如期偿付应付回售款本金,出现实质性违约。据了解,15银亿01发行规模为3亿元,银亿股份未能按时足额偿付15银亿01的2018年回售的债券本金2.997亿元。

而就在半年前,这家曾列位宁波百强企业第三名的企业在发布2017年报告时还宣布高调分红28亿元,并表示“资产负债率较低,同时具备较强的盈利能力和持续稳定的现金流,分红预案实施后不会造成公司流动资金短缺”。

据悉,引发此次违约导火索之一则是投资人要求提前兑付。按照约定,此批债券发行于2015年12月24日,为期五年,按照约定兑付日为2020年底,但融资条约中标注,债券发行三年末,发行企业可选择调整利率,投资人可行使回售选择权。目前三年期已到,虽然银亿宣布将债券票面利率从7.28%上调到8.78%,但几乎所有投资人都没接受该条件。

为缓解资金压力,银亿接连披露资产处置公告,以求断臂求生。其中包括将旗下宁波地产等子公司作价3000万元,向爱建信托出售上海添泰置业60%股权,并贷款2.2亿元;公司旗下子公司宁波银恒房产向上海奥誉置业转让安吉银瑞房地产66.47%股权等一系列资产出售计划。

此外,银亿还承诺不分红、停止对外投资,并将调减甚至停发董事和高管的工资及奖金。

但银亿面临的还不仅是3亿元债券违约的困扰。目前,中诚信证已将银亿股份主体和其旗下发行债项“15银亿01”、“16银亿04”、“16银亿05”和“16银亿07”的信用等级集体下调,由BBB调至C。而且若该公司资金状况继续恶化,不排除评级进一步下降的可能。

这些被降级债项中,除了已违约的“15银亿01”外,其余几项公司债的总规模高达15亿元,调整期就集中在2019年6-9月,这意味着银亿年内还有超15亿元债务兑付压力。

  融资收紧与债务到期

事实上,不仅是银亿,今年以来,随着融资渠道的持续收紧,房企债务兑付集中到期,已有多家与地产行业有关的企业出现债务违约。

2018年10月4日,五洲国际公告披露,集团目前已接获多起重大法律诉讼或申索,合共要求赔偿金额达到7.57亿元。由于该集团面临财政困难,该集团未能履行上述付款义务及责任。

2018年10月15日,华业资本发布公告称,公司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“17华业资本CP001”未按时足额偿付债务融资工具本息,已构成实质违约。当日,上陵实业发布公告称,公司12宁上陵/12宁夏上陵债发生违约,该期债券本息合计5.42亿元。

2018年11月22日,中弘股份公告称,截至公告日,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85.91亿元,全部为各类借款。如今,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的中弘股份已被勒令退市。

2018年11月27日,粤泰股份发布公告称,因卷入借款纠纷事宜,导致公司部分项目资产被查封,该部分资产在公司2018年度三季报的账面价值合计约23.6亿元。截至11月28日,粤泰股份及其下属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总数已达11个,实际冻结金额约为442.37万元。

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分析,此前房企持续融资,现在进入到兑付的高峰期。同时,当前市场下行,发行新债可能没有通过,而部分企业经营业绩也开始下滑,这都让企业面临偿债风险。

据恒大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,截至2018年上半年,除民间融资和类金融机构贷款,房企有息负债余额约19.2万亿元。2018年下半年到2021年是集中兑付期,规模分别为2.9万亿元、6.1万亿元、5.9万亿元和3.4万亿元,2022年及以后总计仅0.9万亿元。其中,规模最大的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贷款在未来四年集中到期;公司债2015-2016年集中发行,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密集到期。

协纵策略管理集团创始人黄立冲分析,近两年很多房企都瞄准了千亿目标,企业在土地储备上投入了大量资金。再叠加限购、限贷为代表的宏观调控政策的影响,房企现金流越发紧张。若不积极融资则难以支撑。通过新融资偿还之前的债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但在融资方面,2018年房企几乎举步维艰,2018年10月以前,房企融资规模一直处在较低水平。据同策研究院监测,2018年10月,40家典型上市房企完成融资金额折合人民币共计392.65亿元,环比2018年9月的443.11亿元大幅减少11.39%。即便去年底融资闸门适当放开后,企业的融资成本也显著上涨。

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,融资利率水平体现了房企融资成本之高和难度之大。2018年将是房企最近四年资金压力最大的一年,而且2019年依然将持续面临资金压力。

  下一个是谁

如果融资持续收紧加上债务集中到期将成为高负债率房企的催命符。

以银亿为例,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,银亿股份流动负债179.45亿元,非流动负债61.4亿元,总负债达到240亿元。其母公司银亿集团作为控股股东,因债务问题已几次被动减持。最近一次是违约公告前,银亿集团转让银亿股份5.13%股权给宁波开投,以偿还超过10亿元借款。

严跃进预测,2019年房地产市场依然会有降温风险,部分项目数量偏少的企业受楼市波动影响会比较大。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,很多主营业务非地产的的企业,在债务方面依然会有违约风险。

实际上,银亿当前房地产业务仅占公司主营业务的三成,该企业的汽车零部件产业已占到超过六成。因此银亿也被认为是“半个地产企业”。资料显示,银亿在2016年投资新能源汽车领域,但其疯狂“造车”开启多元化扩张却遭遇市场寒冬。

业内人士分析,银亿的遭遇也折射出当前中小房企的困境:不转型生存空间已被大大压缩;转型则面临着技术、人才、专业领域的现实困境,盲目扩张后果不可设想。正如银亿当前地产业务的土地储备多在二三四线城市,增长乏力,而转型投资的新能源汽车也同样步履维艰。

银亿违约前,已有多家房企出现债务违约,其中中弘股份已成首家“1元退市股”。对此,分析人士表示,违约高风险企业普遍具有几个特点,业绩等财务指标下滑明显,企业回款能力有限;负债率高企,债务偿付期集中临近;企业信用大幅降低,企业再融资困难。此外,高股票质押率的企业则难以抵御股价波动风险的企业。数据显示,银亿股份质押比例达到81.36%。

专家提示,未来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间逐渐被压缩。销售、融资端的不畅,会使得行业的“弱者”处于十分不利的境地。此时如果不及时通过出让股权断臂求生,很难说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银亿,甚至是中弘。为此房企还需加大营销力度、加快项目周转,保证快速回笼资金。

上一篇:雄安新区总体规划获国务院批复

下一篇:没有了